35年前被拐卖到河北,几经周折六旬老人和亲人相会_公益榜_河青帮帮帮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热搜:
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榜 >> 35年前被拐卖到河北,几经周折六旬老人和亲人相会

35年前被拐卖到河北,几经周折六旬老人和亲人相会

2017年09月05日 [公益榜] 浏览:23323 评论:0

35年前,四川一名30多岁的妇女被人贩子从老家拐卖到河北鹿泉。今年7月上旬,鹿泉区公安局上寨派出所户籍民警走访调查时才被发现,该派出所与四川警方取得了联系,河北、四川两地警方几经周折,帮助被拐卖老人找到了家人。8月11日,在四川的大女儿千里迢迢来到河北与母亲想见。母女相见悲喜交加,所有在场的人也为母女相见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35年前被拐卖到河北,几经周折六旬老人和亲人相会 公益榜 第1张


民警细查未落户口人 意外发现农妇被拐卖

7月7日,石家庄市鹿泉区上寨派出所副所长兼户籍民警候爱敏在辖区走村串户了解核实未落户口人员时,了解到梁庄村的老年妇女王秀华一直没有户口。候爱敏把户籍室的工作安排后,准备登门走访、查清未落户原因。派出所离梁庄村不足三公里,路程不远,开着自家车沿着山路开进了梁庄村,山村有的小巷进不去车,候爱敏把车停在村委会门口,独自徒步沿着小巷左转右拐地打问着王秀华家的住址,终于在村南的一条100多米深的小巷里找到了王秀华家。

王秀华家是一座新建的二层小楼,院落不大,院内有一位看上去70多岁的老奶奶在水管旁洗着衣服,原来这位洗衣服的“老奶奶”就是要找的王秀华老人。由于老妇说着浓重的四川方言,侯警官仔细听只听清楚了一句话:“我属龙,61岁(实际岁数是65周岁)”候爱敏反复的问,可就是一句一听不懂,家中的儿女都去上班没在家,这让侯警官犯了愁。最后又走访街坊邻居,了解到三十年前董家花钱从四川人贩子手中买来王秀华做媳妇。是真是假还要从王秀华口中得到证实,然而听不懂四川话的候爱敏无奈之下,只能打道回府。

回到派出所,侯副所长立即向所长李炳起进行汇报。李所长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确定这与拐卖妇女案有关,于是放下手中的工作,与侯警官一道来到王秀华家询问老人的地址,想方设法帮助老人找到家人。

方言不同难懂老人话 儿子一知半解难为情

再来到王秀华家时,已临近中午,恰巧王秀华的儿子董海潮开车回来,李所长没有跟老人交谈,就直接与董海潮聊了起来,当一提到老人60多岁没落户口时,董海涛满面愁容地说:“我也正为此事犯愁,我看着别人家的老人一过60周岁,就领养老金,我母亲因为没户口别说养老金就连口粮田也没分上。”

李所长接着问了一句:“你父亲呢,怎么没给你母亲办理户口?”

董海潮说:“我父亲09年就去世了,有我父亲时,就想给母亲上户口,对母亲说的四川话听不太懂,母亲又不认识字,也写不上村名来。我记得小时候,母亲想我四川的两个姐姐时,就偷偷地哭。父亲看到母亲抹泪心里也难过。我上小学那年,我父亲还根据母亲说的住址,亲自到四川寻找过,费尽了周折也没找到。回来就得上了肺结核病,就在我父亲临终前,还叮嘱我们想办法帮助母亲找到娘家,找到两个同母异父的姐姐。

李所长接过话又问:“你父亲去世八九年了,你跟你姐姐去找过吗?”

董海潮说:“没有,当时因父亲有病花了不少钱,想去找也没有条件。再说,我们做儿女虽然跟着母亲长大。但对母亲的话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母亲来之前,在四川还有两个女儿,母亲所说的四川娘家的村名至今还弄不明白。后来我到了结婚年龄,母亲先让盖房,现在我盖了房,马上准备结婚。准备婚后帮助母亲去找两个姐姐,完成父亲的心愿。”说到这里海潮停顿了一下,面带愁容地说:“说实在的,我们有这个心,却不知道从何处找,以前也多次想找你们帮助,又怕你们忙抽不出时间。”李所长接过话说:“我们今天来就是想帮助你想办法找到老人在四川的老家,我们就是再忙也会尽力去找的。如果知道老人的详细地址就好了,我们大家就少点繁琐。”可是,老人的儿子对母亲的话一知半解,想弄清楚老人的地址很难,所长和民警能否帮助老人圆了找到女儿的梦?

35年前被拐卖到河北,几经周折六旬老人和亲人相会 公益榜 第2张

传发录音破解四川话  网络平台搭桥帮寻亲

一正一副两个所长跟海潮聊了一会,又开始跟老人王秀花聊,可是听不懂语音,又弄不清方言,还是一头雾水,眼看过了午饭点,再问下去也无所收获。老人的儿子再三挽留他们吃午饭,李所长起身拍了拍海涛的肩膀笑着说:“再难也不能难住我们民警,攻坚克难是我们的职责,小伙子在家等好消息吧。”在一旁的副所长侯爱敏看到所长胸有成竹的样子也笑了。
原来,李所长再跟老人交谈时,把跟老人的谈话用手机录制下来。自己听不清,找本地打工的四川兄弟当“翻译”不就知道了。李所长用这个办法开始寻找工,那个工地四川人多,就去那个工地,谁知四川人口多,面积大,方言和语音也有差别,老人的具体住址还是没弄清,不过知道了知道了老人是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但具体的村镇不敢确认。了解到这些也没浪费时间,李所长知道寻找老人的区域面越缩小,有可能找到的机会就越大。当晚,李所长办案回来夜已深没回家,就直接坐到电脑前,打开公安网络平台,很快查找到了三台县公安局网页,怕打搅给网络民警休息没有打电话,而是给该局的网络平台上写字留言:“我是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公安局上寨派出所民警李炳起,我们这里有一位老人叫王秀华,35年前被人贩子从四川三台县拐卖到我们河北鹿泉,据老人说她是三台县六阴辖区平安公社一村八队的,希望查找原丈夫及两个女儿,丈夫叫霍子万,两个女儿分别叫霍香花、霍晓飞。因为语音听不太懂,这是根据语音记录整理的,不知对不对,老人还说六阴村是个赶集的地方。”

十天过去了,李所长每天都在查看,平台上始终没有显示。不能再等了,于是拿起电话按照三台县公安局网页上的电话直接给宣传室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位女警官,她告诉李所长“我们给查了,这里没有叫六阴的村镇,是不是你们找错了,所以我们没有及时回话,你再到别的地方查找一下吧。”李所长着急了,急忙说:“可能错了,我们听不清四川话,我这里有老人的录音,你们听一下好吗?”“好的!”对方说完这两个字就挂了电话。

对方突然挂了电话,让李所长感到无望时,对方打来了电话,不是李所长的手机而是派出所的固定电话。李所长明白了,原来对方怕是诈骗电话。“你是李所长吗?我是三台县公安局宣传室的民警杨婷,那会是你打的电话?”对方还是那位女子的口音。“是的是的”李所长赶忙说,对方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说:“我们互加微信,你把老人的录音发过来,我们帮你辨认一下。”

录音发过去后,很快传来一个好消息,女警官杨婷微信回复:不是六阴是刘营,刘营原来确有平安村,由于撤乡并镇现在叫转江村了,现将协查信息转发刘营派出所,他们会很快给回复的。

7月20日, 杨婷用微信发来消息:我们经初步核实,王秀华应该是安平(现叫转江)人,多年前被拐卖,至今杳无音讯。至此联系上了王秀华的丈夫贺知年和大女儿贺小艳,二女儿在外打工正在联系,我把照片发给你,你也把王秀华的照片发来,让他们互相确认。

经过互相了解,确认正是多年没见的母女。为了两地联系方便,李所长把王秀华在四川和河北的亲人的联系方式进行了交换,为他们在微信上建立了一个亲人团聚群,通过视频聊天王秀华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八月七号晚上十一点,大女儿贺小艳代表全家人赶到了河北石家庄鹿泉区上寨乡梁庄村与母亲团聚了。

35年前被拐卖到河北,几经周折六旬老人和亲人相会 公益榜 第3张

三十五载母女难相见  回忆辛酸往事泪洗面

母女相见抱头痛哭,催人泪下的遭遇和母女相见的激动之情景不言自明。

母亲给女儿讲述了自己的遭遇:那年俩女儿去上学,秀华去赶圩(集)遇见三姑妹夫(人贩子),把秀华拉到家里喝口水,谁知水中放了安眠药,把秀华弄上汽车一直拉到绵阳车站,买了火车票又在绵阳火车站饭馆吃的饭,再次下了安眠药,昏昏迷迷又上火车。其实上火车之后王秀华原本是有得救的机会的,但是因为人贩子太过狡诈,最终她也没能逃出他们的魔掌。一直坐火车坐到了河北石家庄,下车后,人贩子就把王秀华带到了获鹿县(鹿泉区)上寨乡董树玉的家中。

据王秀华回忆说,刚到村里的那半个月的时间,她的精神状态一直恍惚不定。事后,王秀华想过要离开这里,可是她身无分文。那个年代的交通又极不便利,想要从这个山沟里逃出去,几乎是痴人说梦。于是王秀华不跑也不闹,就这样安静地住了下来,与董树玉结为夫妻。董树玉人老实,对她比前夫强几倍,再加上又生下一儿一女,渐渐淡忘了回家的念头。只是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董树玉因为身患结核病,09年离开了这个世界。对于被拐卖的王秀华来说,这应该是一次返乡的机会,可是想到家中的儿女无人看管,王秀华决定留下来跟孩子们相依为命。瘦弱的王秀华一个人挑起了家中的重担,除了务农外,她还跟儿女在山上种下了一片核桃林。

时间在王秀华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三十五年,现在的王秀华也已是三代同堂,享受着天伦之乐。可是在王秀华的心底,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远在四川的两个女儿的思念。王秀华在给女儿讲述她自己的遭遇时还是比较平静的,但是一提到她的两个女儿当时大的只有七八岁,小的才五六岁时,又泣不成声。

大女儿贺小艳边给母亲擦眼泪边说:母亲被拐卖走的时候自己才七八岁大,妹妹五六岁,父亲在外地打工挣钱,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每到晚上姐妹俩抱着哭,直到睡着,醒了接着哭,时间长了,妹妹不怎么哭了,自己的心也平静了许多,但她始终没有放弃寻找母亲的念头。35年过去了,贺小艳今年43岁,自己的儿子也快初中毕业。当说到人贩子贺小艳的三姑夫时,贺小艳告诉母亲,三姑夫不干人事,吃喝嫖赌遭到报应,而已死于非命。

35年前被拐卖到河北,几经周折六旬老人和亲人相会 公益榜 第4张

虽然记忆停在那些年 血浓于水亲情永不变

女儿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身上流着母亲的血。血浓于水的亲情,让她们虽然时隔三十五年,虽然王秀华再成家又有了自己的孩子,虽然贺小艳从七八岁开始,便没有了新的关于母亲的记忆……可是在她们相拥的那一刻,仿佛穿越了时空,穿过了这三十五年未曾谋面的生疏,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明媚的早晨,贺小艳和妹妹去上学,王秀华去赶集,然后她们回到了家里,再次相遇。

在场的人为王秀华母女团聚由衷的感到高兴,我们不知道这一家人在未来会遇到什么事情,但是我们知道一点,那就是他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离。

今天终于见到了母亲,贺小艳说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就是很开心。而这次来石家庄她想带着母亲回老家看看,至于以后母亲想在哪里居住,都随母亲自己的意愿,让母亲晚年开心是做儿女们的心愿。
贺小艳对前来祝贺她们母女团聚的人们深深滴鞠了一躬,说道:“今天我和母亲相见,最衷心感谢的不是别人,就是鹿泉的人民警察,他们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们几代人都不会忘。” 

文/图 通讯员郄世民 


(编辑:admin)

热评文章